第二章 奶娘(1 / 1)

加入书签

安锦如再次转醒,人已经被挪了住处,身下是单薄的床褥,床板硌得骨头生疼。

腰间搭着薄被,丝毫起不到保暖的作用,冷得人头脑格外清醒。

安锦如脑中翻滚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主本是正室所出嫡长女,外祖家也是算是一方望族,即便亲娘难产而死,能把日子过得这样不堪,也不得不说原主太过懦弱好欺。

安家世代为官,算得上大梁国的世家大族,安老爷子乃潜邸旧人,如今任江苏巡抚,庶长女更是贵为庆嫔,甚为得宠,正是如日中天。

现下,安老爷子任满,即将回京叙职。而此时原主却差点儿入宫失|身,最后还被丢在乱坟岗自生自灭,这其中缘故,着实耐人寻味。

夏青提着药吊子进屋,见她醒了快步上前。

“姑娘,您醒了?可吓死奴婢了。”

她脸颊红肿,一道道指痕交叠,狼狈不已却又满脸欣喜。

安锦如拧眉道:“那婆子又打你了?”

“姑娘小声些。”夏青担心地四下看看,“奴婢没事,过几日就消了。”

“拧个凉帕子敷着,不然明个儿定要更肿。”安锦如也不与她废话,直接吩咐。

“奴婢熬上药就去。”夏青见安锦如虽然面色苍白,但说话还算有些底气,心下稍安。

门口炭炉虽有些冒烟,但火还算旺,药吊子很快就咕噜噜滚沸起来。

清苦的药香弥漫开来,比起先前的浓香,却是好闻多了。

安锦如到底精神不济,闻着药香很快睡着,也不知多久才被夏青唤醒。

“姑娘。”夏青用银勺轻搅着药汤,“趁热喝药效才比较好。”

安锦如扭头,避开夏青伸到唇边的银勺。

“如今没有蜜饯,姑娘且将就些。”夏青以为安锦如怕苦,瞬间红了眼圈。

“端过来。”安锦如趴着不便活动,示意夏青把药碗凑近唇边,就着她的手一饮而尽。

吃个药都怕苦?她可不是不谙世事的深闺小姐。

世间的苦见多了,吃多了,以后便是遇到什么,也都不觉得苦了。

安锦如喝完药,由着夏青擦擦唇角,问:“我昨个儿怎么回来的?”

夏青手一哆嗦,生怕刺激到安锦如,小心翼翼地说:“奴婢只听说,是被人送回来的。”

安锦如翻了个白眼,心道难道我还能自己飞回来不成。

看着夏青满脸紧张,没再追问,摆手让她自去忙。

夏青松了口气,手脚麻利地把药吊子和药碗都收拾出去。

不多时,她引着另一个丫头进来,小声道:“姑娘,念巧姐姐来瞧您呢!”

念巧身穿窄袖素花绫夹袄,腰间系着绛紫色羊裥裙,乌油油的大辫子,辫梢系着红绹子,还挂着金叶子的坠脚,通身主母身边大丫头的做派。

“我身子不方便,就不起来迎姐姐了。”安锦如趴在硬板床上,连头都懒得转动。

“大姑娘这话折杀奴婢了。”念巧笑盈盈地上前行礼。

“太太让奴婢过来瞧瞧,看都缺什么,先捡着常用的给大姑娘拿来。”

“都是我不好,累得母亲费心了。”

“太太让大姑娘放宽心,好生养伤。等她劝说老爷,让大姑娘尽快搬回去,这地方,终究不是长住的。”

“姐姐千万替我好生谢谢母亲。”安锦如放软声音道,“只是如今我这样子,只有夏青在身边着实不够,不知可否让奶娘提早回府?”

“大姑娘打小就是杜妈妈照顾,从来没离开过,如今定然是觉得不便。”

念巧先附和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只是杜妈妈这么多年,难得告假一次……”

“妈妈是最疼姑娘的了,若知道姑娘受伤,肯定要……”夏青着急地插嘴。

府里这么多人,最疼这个词,哪里轮得到个下人来用。

“夏青,你越发不懂规矩了,也不给念巧姐姐看座,也不知道去倒茶。”

安锦如暗自叹气,夏青终究还是太嫩,开口把她打发出去。

念巧眸色沉了沉,斜签身子坐在杌子上,笑着商量道:“不如奴婢拨两个丫头来,跟夏青一起伺候大姑娘?”

“拨过来又如何,我没母亲那样的本事,不会调|教丫头,瞧夏青这蠢笨的样子就知道了。”

安锦如知道念巧年纪颇大,便故意说道。

“好在这丫头虽不开窍,心却是向着我的,只是今年都已经十七,该留神着给挑个好人家了,也不枉费她跟着我这么多年。”

这话正戳在念巧的肺管子上,她过了年就足二十岁了,而安家的丫头,大多十七八岁放出去嫁人。

前几年徐氏还说起,让她提拔两个堪用的丫头接手,自己给她留意着人家。

可自打前年,徐氏大病一场,几乎送了性命,之后就再也不提这话。

后院已渐渐有闲话传出来,明着说徐氏离不开念巧,背后却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念巧谨慎地朝安锦如打量几眼,依旧是平常那副眉眼神色。

她收回目光道:“太太也念着这事儿,常说大姑娘已近及笄之年,院子里也是该立管事的时候,只是这事儿急不得,要好生挑选才行。”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父亲如今正在气头上,哪里还好再折腾这些事,若是连累母亲也挨骂受气,那我心里岂能安生。”

安锦如脚跟尚未站稳,不愿此时再添新人。

“等奶娘回来,按照府里惯例,由她顶了这个缺就是了。”

念巧觉得安锦如与以前不大一样,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大姑娘说得在理,想来太太也是想给您挑个得力的,但总是要您用着舒心才行。”

到底是当家太太身边的大丫头,说起话来滴水不漏。

安锦如错开话题问:“我昨个儿进宫听戏,只记得身子不适,后来怎么回得家?”

念巧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动声色地说:“大姑娘昨个儿回府的路上遇到贼人,受了惊吓才忘了一些事情。”

“是么?”安锦如淡淡地应了句,“那还真是凶险。”

“可不是说,娘娘还特意赏了东西给大姑娘压惊。”

“既只是这样?爹爹为何那般生气?”安锦如继续问。

念巧闻言一窒,好在心思转得飞快。

“娘娘见大姑娘不适,本欲留宿宫中,可大姑娘非要回来……老爷生气,也是因为在意您的缘故。”

“念巧姑娘是在这儿么?”外头有人扬声问道。

“姐姐事忙,倒让我绊住了脚。”安锦如开口送客。

念巧也心下奇怪,客气两句,行礼告辞了出去。

“什么事这样急,就不能等我回去,要在这里大呼小叫。”

宜棠院院小屋浅,外面说话都能听见个七七八八。

“太太吩咐,让今天把主院和旁边的跨院都拾掇出来,库房钥匙在姑娘这儿,可不得赶紧来寻您。”

“好端端的怎么连跨院也要收拾……”

两个人说着话渐渐走远。

“夏青,祖父什么时候回来?”安锦如若有所思地问。

“只说中秋前抵京。”夏青板着手指算算,“最快也得小半月的时间。”

安锦如闻言若有所思,吩咐:“着人给奶娘送信,让她尽快回来。”

杜妈妈对安锦如果然是实打实的上心,接到消息,顾不得家里事儿还没忙完,就急急地收拾东西回来,不到晚饭时候人就已经到了。

“老奴才告假了几日,竟就出了这样大的事儿!”杜妈妈见安锦如趴着不能起身,心疼得不行,抽出帕子拭泪,又忍不住埋怨道:“夏青这丫头也不知道机警些!”

“她哪里生了那个心眼儿。”安锦如笑容里多了些放松。

记忆中,夏青是个实心眼,杜妈妈却颇有些心计,不然原主只怕早没命了。

果然,杜妈妈回来之后,外头的丫头婆子,就全都服帖了,做事也有序多了。

安锦如趁着夏青取晚饭的功夫,与杜妈妈商议。

“妈妈,以前我觉得跟前儿人多了厌弃,如今您一告假,我才觉得身边人少了着实不便,以往那么多差事,都是您一个人顶着,太过辛苦。”

“姑娘说这话岂不外道,还有力气服侍姑娘,是老奴的福气。”杜妈妈笑着说。

“外头那些丫头媳妇子,妈妈挑两个不放心的,先搁在屋里用着,别的不行,力气总是有的。”

这件事安锦如早就想好,与其让徐氏再往里塞人,倒不如自己先做了。

杜妈妈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岔子,忙问:“姑娘是要挑两个放心的吧?”

“妈妈没听错,就是先挑两个不省心的放进来,这样才好早些寻了错处打发出去,对其他人也是个警醒。”

杜妈妈闻言怔怔地看着安锦如,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神情复杂地说:“姑娘刚才那几句话,倒是能看出些当年太太的影子了。”

“娘走得早,是我没福气,可平时妈妈也总教我道理。”

安锦如拉着杜妈妈的手说:“以往是我太软弱,今后得尽数改了,妈妈要多帮我才是。”

杜妈妈只当她挨了打,如今自己开窍,一时激动得老泪纵横,“姑娘能这么想,老奴一定万死不辞。”

“莫要说什么死不死的话,妈妈只要信我,您享福的时候在后头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