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法(1 / 1)

加入书签

安锦如慢慢转醒,耳边全是嘈杂的响动,夹杂着妇人的尖声吵嚷,格外刺耳。

鼻端萦绕着浓郁黏腻的花香,她本就头脑晕胀,闻了这味道更觉胃腹难受,几欲泛呕。

她缓缓睁开眼睛,四下打量,身侧浅碧色帘幔低垂,流苏精致,帐顶还吊着个纯银镂花的熏球,香气正从那里散发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还在坟地么?

脑袋一下子装入太多东西,被打了气似的胀痛欲裂。

安锦如抬手覆额,只觉手下滚热,喉咙更是疼痛嘶哑得不行。

帘幔猛地被人扯开,一阵浓香扑面。

“你做出这般丑事,爹气得不行,已经传令下去,要对你用家法了。”声音稚嫩而尖刻,“呸,下贱坯子!”

“哎呦,我的姑娘,这是从哪儿学来的混话,快莫要再说,若是被太太听到,还不剥了咱们下边人的皮。”

旁边一个婆子忙开口拦阻,转眼看向安锦如,顿时也是满脸鄙夷,啐骂道,“不要脸的小骚蹄子,以为自己长了个狐媚模样,就能攀龙附凤?”

安锦如听得如坠云雾,但脑中却已经将两个人对号入座。

年幼女孩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安锦文,婆子是安锦文的乳母黄妈。

安锦文见她呆愣愣没有反应,扬手就是两巴掌,打得劈啪作响,丝毫没有手软。

事出突然,安锦如被打得胸口一窒。

见她还欲再打,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冷冷地看过去。

“你……”安锦文被她看得心里一慌,心道受气包怎么会有这般犀利的眼神,用力甩手,“你放开!”

黄妈上前掰开安锦如的手指,顺势一扯将她从床铺拖下来,抬脚踹在腰间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脏爪子还敢碰我们姑娘。”

安锦如摔得头晕眼花,腰间挨了一脚,更让她觉得喉头泛腥。

她靠着床沿坐直身子,嗤笑地看向安锦文:“我若不是东西,你又是个什么?”

安锦文登时被气得小脸煞白,胸口不住起伏。

黄妈帮她抚胸顺气,劝道:“姑娘莫气,为她气坏身子不值当的。”

安锦文顺过气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安锦如。

“你不是命格奇贵,次次有贵人相助,屡屡化险为夷么?我这次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

黄妈凑到她身边耳语:“姑娘放心,行家法的几个婆子,我都给使了银钱,保管打得伤重不治,还让人看不出毛病来……”

她笑得脸上褶子乱颤:“等到时候,人若真是不行了,也只能怪大姑娘身子单薄,经不起老祖宗传下来的家法。”

安锦文唇边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又飞快地收敛起来。

迈步进屋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亮紫色宽衣大袖,头上金玉交错,桃腮杏眼甚是美艳,正是继母徐氏。

“这是怎么了,还不赶紧把大姑娘扶起来。”徐氏吩咐人把安锦如扶回床上躺好。

她侧身坐在床边,伸手摸摸她的额头,眉心微蹙甚是关切地问,“不是都喂过药了,怎么还这么滚烫?大夫怎么说?”

“回太太的话,大夫说姑娘是受惊过度,又受了风寒,所以邪风入体,导致高热不退,需要按时用药,好生休养才行。”

丫头夏青跪在踏脚前,怯生生地开口回话。

“唉,你这孩子,真是可怜见儿的。”徐氏叹了口气,抽出帕子往眼角轻按两下,一脸无奈地说,“老爷的脾气你也知道,我怎么劝他也不听,只是你这身子,又哪里经得住家法?”

安锦如心中冷笑,自己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孽,好容易捡回条命,竟然又落在后妈的手里。

俗话说有后妈就有后爹,看着徐氏装模作样,安锦如恨不得一把撕开她的假面皮,露出她丑恶的嘴脸。

“太太,老爷在祠堂,让奴婢们带大姑娘过去。”

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把安锦如架出去,拖着走了许久,丢在祠堂前的青石板地上。

安锦如费力地抬起头,见上头坐着个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正是自己如今的亲爹安佑德。

安佑德看着大女儿,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他本是个资质平庸之人,因为父亲和妹妹的庇佑,得了个闲散官职混日子的人,背地里的闲言碎语自然听了不少。

连女儿也要被推上龙床,岂不越发坐实了他靠家里讨饭吃的说法,少不得让他大为光火。

但如今见女儿没能得蒙圣宠,反倒昏迷不醒地被世子爷送回来,又让他不免心生失落,更多则是惴惴不安。

老爷子不在京中,若是宫中派个什么罪名下来,他可是万万担不起的。

“从小老爷子就宠你,我怜你生下来就没了娘,所以也什么都由着你,可如今你既已定亲,行事却越发不像话,若再不严加管教,往近了说对不住老爷子对你的疼爱,往远了说也对不住你死去的亲娘。”

安佑德说得一脸正色,语气中甚至还带出些许懊恼,好一副恨女不成凤的慈父模样。

“虽然你生母去得早,可你母亲也是高门大户出身,平时对你也尽心尽力,奈何你却丝毫没有长进。今天我亲自请了家法,按照祖宗规矩,打你二十板子,好好教导教导你什么是规矩。”

他的话音刚落,刚才那两个粗壮婆子已经手持家法上来,给上头的人行礼后,立在一旁候着吩咐。

安家的家法是两条板子,成年男子三指宽窄,通体颜色暗沉,说不上是什么材质。

因为用得年头久了,一端早就被摩挲光滑,另一端许是经常见血,黑沉沉地泛着煞气。

“老爷,姑娘这会儿正发着高热,怕是都有些烧糊涂了……”

夏青跪下拼命磕头,哭着央求,“求您等姑娘身子好了再行训诫……”

黄妈不等夏青说完,上去就给她两记耳光。

夏青脸颊当即就红肿起来,嘴角处淌下一缕血线。

黄妈尖削的指甲戳着她的额头:“小蹄子,在祖宗祠堂、老爷太太面前,有你说话的份儿?越发没了王法……”

她一挥手,两个粗使婆子上前,把夏青拖到旁边去按住。

安锦如眸光扫过黄妈,然后看着安佑德,眼神一片清冷,随即垂下眼帘,遮挡住了所有情绪。

安佑德被女儿看得心里一颤,却又忍不住冒火,其他人教训不到,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了么?

“还不动手,等什么呢?”

两个婆子把安锦如按倒在长凳上,板子高高扬起,又重重落下。

剧痛一下下袭来,安锦如双手死死抠住长凳,银牙紧咬,咯咯作响。

板子一记重似一记,安锦如不肯示弱出声,一口咬住左手背,堵住差点儿脱口而出的痛呼,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在口中。

两个婆子没少打人也没少看见别人挨打,但不管是细皮嫩肉的丫头还是五大三粗的家丁,挨打莫不都是鬼哭狼嚎的。

生平头一次见到,挨了板子还能忍着吭都不吭一声的,打人的婆子手都不免有些发软。

院子的气氛越发诡异,只听到板子击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二门里传话的婆子在门口踟蹰片刻,知道这不是能耽误的事儿,咬着牙快步走进来。

“老爷,太太,外头传话进来,说宫中一会儿来人宣娘娘旨意,让老爷、太太赶紧准备着迎接。而且娘娘特意嘱咐,说大姑娘昨晚受了惊吓,让好生养着不用拘礼。”

“娘娘有旨意?”安佑德先是一惊,听了后面的话,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传话里既然特意提了安锦如,那宫中肯定是没出岔子。

“停手,别打了,把人抬到宜棠院去,让她好生闭门思过,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说罢跟徐氏一起先行离开,回去更衣理容准备接旨。

安锦如眼前发黑,耳朵里嗡嗡直响,头疼得针扎似的,强提着一口气才没有让自己昏过去。

夏青这才被人放开,飞扑到安锦如身边。

看到安锦如手背血肉模糊,腰臀部的衣衫也早被鲜血浸透。

夏青骇得几乎背过气去,哪里还敢碰她,只能一遍遍哭着唤:“姑娘,姑娘醒醒啊姑娘……”

安锦文本以为安锦如今天死定了,谁知道又出现这种峰回路转,气得心口生疼。

她死死绞着手里的帕子,表情扭曲地盯着安锦如,眸子里满是如有实质的恨意。

安锦如慢慢缓过气来,松开一直咬着的手背,朝地上吐了几口血水。

她抬头看着安锦文,忽然咧嘴一笑。

“啊!”安锦文吓得后退半步,一把抓住黄妈的手。

安锦如唇边鲜血淋漓,皓齿上一片猩红,看起来格外诡异渗人。

黄妈看着也心里发毛,强作镇定地扶住安锦文,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姑娘莫急,咱们先回去,看宫中如何处置再说。”说罢扶着安锦文快步离开。

安锦如缓缓闭上眼睛,今日我无力反抗,可终有一日,要你们得尝恶果。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