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再厮磨与再厮磨(下)(H)(1 / 1)

加入书签

太深了。

太重了。

宋语双小腿肌肉都痉挛起来,这么直接的插入让她一瞬间扶住了墙,腰无法自已地塌下去。

邵承允扶着她的腰,没有缓缓抽送的过渡,而是大开大合,大抽大送,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回荡在小房间里,与之相伴的还有宋语双的喘息:

“哈啊……啊……嗯……!呜呜……邵……嗯啊……!”

一片迷乱之中她恍恍惚惚地想,好痛快,真的好痛快。

无数个小高潮浪头般连绵不绝地打来,她脚背紧绷,连脚趾都用力蜷缩起来,只有腰越来越放松,像是被这样的抽插打通了经脉。

太舒服了……呜……

过去的许多个夜里一人自渎唤起的空虚逐渐消失,手指探进身体也始终触摸不到的充实和饱满随着邵承允的动作被一下又一下地填充进她的身体——

她尖叫着泄了。

高潮的甬道抽搐着绞紧了邵承允的肉棒,他头皮发麻:

“嘶……

“我拼命按捺着不能射,你这样是想让我射在你穴里?”

邵承允没说过这么直白的话。

受到言语刺激的宋语双甬道又一次绞紧了,她呜呜咽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你这样,我拿你怎么办……双双,扭过头来。”

宋语双听话地扭头。

邵承允凑上去与她接吻。

这个吻温柔绵长,不带任何侵略性,是一个真正的饱含着怜惜的吻。

邵承允解开宋语双胸前的扣子,推高她的内衣,一手一个,握住了凝脂般的雪乳。

他喘息着说道:“双双……我还没有……”

宋语双高潮后余韵犹存的身体,在他双手的动作下又一次被点燃了情欲。

她双乳嫩滑,几乎要从邵承允手中逃脱。邵承允干脆用手托住,一边揉搓,一边玩弄挺立的乳头。

宋语双根本经不起挑逗,这么一作弄,又扭着腰把自己往男人的性器上送。

一下一下,下下捣在花心上,邵承允技巧很好,稍微动动就让她魂飞天外,欲生欲死。

这样了,邵承允还要作弄她,凑在她耳边问:“双双,喜欢不喜欢?”

“呜……啊……喜欢什……呜……什么……”

邵承允挺腰狠动了几下,在宋语双无法抵抗巨大快感尖叫出声的时候,贴在她耳边说:

“双双不知道吗?喜欢我在你穴里抽插……双双不喜欢?”

“不知道……呜……不喜欢……哈啊……啊!呜嗯!喜欢!喜欢呜……”

听到她的肯定,邵承允才满意。

要不是他刚才突然加速,怎么能逼得宋语双冲口而出?

宋语双则扶着墙,一边承受身后的冲撞,一边想,以前怎么没发现邵承允这张斯文温和的皮下面,藏了一个这么恶劣的芯子……他太坏了……

但无法否认,即使是对这么恶劣的一个邵承允,宋语双也难以掩藏心中的喜欢。

邵承允得到满意的回答后没有放缓速度,而是借着这股劲儿猛力冲刺了几下,然后拔出阴茎,射了出来。

邵承允早有准备,射出来的液体全喷到了他准备好的卫生纸上面。

他把卫生纸丢掉,然后开始仔细地给刚刚从第二次高潮中缓过劲儿的宋语双清理身体。

所有分泌物都可以通过仔细擦拭抹掉,女孩潮红的面色和仍然有些急促的呼吸却无法被消除。

宋语双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

邵承允打开了门。

沉休年站在门口。

宋语双呼吸停滞,不由自主地拽住了邵承允的衣服。

他们的性事太激烈,以至于没有听见外面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停了。

那……有多少人已经发现了呢?

邵承允不紧张,他看了一眼沉休年手里的话筒和台本,问道:“叶竹韵呢?”

宋语双愣住了。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她支走了。”沉休年说,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宋语双,“玩得挺刺激啊。”

宋语双下意识地想要张口解释,又立刻意识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内容。

邵承允不以为意:“你的工作结束了?有什么事找我?”

“没有,就是看看。”沉休年说,“不过你还是随时待命比较好。”

邵承允满口答应。

随后他摸摸宋语双的头,去检录处了。

宋语双一个人留在小房间里,看着被他们弄乱的一些摆设。这些东西都只有微小的变化,外人根本看不出,但在她眼里,都是痕迹。

她深呼吸几口,拿出手机打开了群文件。

找到今年换届公示的名单。

叶竹韵,华大文学院文学专业。

邵承允曾经在图书馆借出,并认真阅读过一本叫《史籍举要》的书。

她从来没有往那上面想。

《史籍举要》是古典文献学的参考书。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