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花予美人(1 / 1)

加入书签

“我来此处的目的。不为风月,而是为了保护姐姐。”丁梦珂道。

那风尘女在烟花之地摸爬滚打数年,混出一颗七窍玲珑心,稍作思索,便醒悟丁梦珂言下之意。

媚气的眸子流露出探究之意,“敢问姑娘师承何派?”

前尘尽忘之人,自然属无门无派。

只是丁梦珂尚不清楚,如今时代对于修仙之人的来路门派重视到何等地步。此刻若坦诚相告,对方是否会因此轻视她而不让她进去。

要不随便胡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门派?不,也不好,且不说扯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而且胡扯的门派身份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便利。

丁梦珂的眼珠转了转,大脑飞速运转,她不知道对方询问派别究竟包含多少层用意,但有一层是肯定包含的,即通过门派大致确定她的修为下限。如果她是一流门派的内门弟子,那修为定然不浅。

既然这样,不如……

在妓女的等候中,丁梦珂的眼角余光瞥向街边的草地。初春的草地土壤上的野草是稚嫩青涩的,每隔五步左右种植着一棵灌木,树枝上装点着层层叠叠的金黄色迎春花,隐隐能嗅到清新芳香。她掐起左手拇指和食指,默念咒诀,转瞬之间一朵含苞欲放的迎春花凭空闪现,花茎被她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

丁梦珂借这株丁香花,献给神色讶然的妓女。

“鲜花赠美人。”丁梦珂眨了眨眼睛,活泼的语调含几分讨好,却不过分谄媚。

这能快速移动物体的能力,更像一种空间法术。无论是这种空间法术,还是其他术式,都以类似于“常识”的形式存在于丁梦珂的脑袋。

丁梦珂忘却了记忆,但常识还在。

在发现自己会这种移物之后,饥饿的她曾设想过要不要去城内包子铺附近,利用此术偷几个包子吃。可是心底存在的道德感不允许她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行为,想来失忆前的自己大抵不是个坏人。

“噗~”讶然之色褪尽,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开怀。妓女接过迎春花,再看向丁梦珂时,眼里新添几分柔意,主动报出花名,“奴家名唤汀璃。”

汀璃心知肚明,丁梦珂想通过献花来回避师门之事。在声色之所浸淫数载,汀璃见过太多熟谙红尘的风流客,相比之下,丁梦珂的讨好手段生涩又拙劣。

但是……不可否认,汀璃有些欢心。没想到作为身份低贱的妓子,竟会有被一名修仙的姑娘送花礼待的一天。

想到昨夜来到慕香楼时厌恶之情溢于言表的那名玄守派女弟子,再想到眼前的丁梦珂,汀璃启唇道:“姑娘请随奴家进来。”

“好的,多谢姐姐。”

过关了,可以在慕香楼蹭吃蹭喝了!丁梦珂连忙点头,喜悦地跟在引路的汀璃身后,随对方进入楼内。

丁梦珂原以为在自缢案出现三起且今日极可能再度发生的情况下,慕香楼内应没有多少嫖客。结果甫一踏入慕香楼的门槛,就发现一楼大堂内的桌椅和躺席几乎被各色男男女女给占满,悬在墙壁和梁柱上的红烛已尽数点亮,整个大堂各处充斥着扰耳的淫语浪言。

她瞥见左前方的某个躺席上,一名大腹便便的肥胖中年男人正压着一具雪白的女体,激烈地上下起伏,这性爱场景看上去像一只恶心又硕大的四爪肉虫在食女人。

就在这一瞬间,这副景象和火海里那名男子侵犯她的片段相重合,她的喉间再次泛起呕吐欲,同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奇怪念头——

侵犯她的男人,当比那“肉虫”好看千万倍。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