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风尘之地(1 / 1)

加入书签

初春的清晨,天空泛起鱼肚白,荒野的草木上滴着露珠。

野地上躺着一名闭目昏睡的少女,她穿着便于行动的利索男装,如丝绸般的墨发铺散在地。

时节正值隆冬方过,刮来的北风里仍携卷着冻人的寒意,被风吹得双颊通红的少女,手指因凉意而一哆嗦。

这场寒冷的北风,把少女从黑暗中拖拽出來,她缓慢地睁开眼,光明的世界映入瞳孔。

……这是哪里?

她茫然四顾着陌生的荒野,困惑地站起来。随着身体的动作,某样东西从袖子里滑出,跌落到泥土上,发出“啪”的一声。

低下头定睛细看,掉落在地的东西,是一只绣样普通的钱袋。

她拾起钱袋,将其打开后,发现钱袋里有两枚铜板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三个字,“慕香楼”。

————————————————

【新历一百七十年,中洲人界,坎地昭甲城】

一家位于闹市的茶馆内,白鬓的说书人摇头晃脑,口中唾沫星子横飞。

“五千年前,东洲妖界与西洲魔界联合,一齐入侵中洲人界。人类难抵妖魔联军,危难之中恳求九重天上的仙界施与援手。仙族不忍见人界覆灭,遂加入这场三界纷争。这场战争打了一千年,最后仙界陨落……”

一个脾气暴躁的大汉拍案而起,喊道:“喂,说书的老头,别人说书都是讲些吸引人的新奇故事,可你却念这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千年大战,是觉得我们好搪塞嘛?赶紧换一个!”

“对,换一个,不要糊弄我们!”

“就是,祖先们的千年大战,我早就听腻了。”

“五千年前的千年大战和一百七十年前圣帝统一人魔妖三界,这两件决定人界史的大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几名好事的茶客纷纷附和起大汉,嚷嚷着想让说书老人换一个本子。

说书老人面对茶客们的拆台,倒也不慌不恼,从容淡定地应道:“既然大家不愿听这个,那小老儿就重新讲一个。嗯……就讲近期我们城里发生的怪事吧,怪事的开端在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一名书生打扮的茶客摇着手里的折扇,“老先生说的可是慕香楼的妓女接连上吊一案?”

慕香楼,是昭甲城里数一数二的妓院。

“正是此事。”说书老人捻须颔首,接着侃侃而谈。

一个月前的白天,慕香楼里正当红的妓女柳荷在自己的卧房内悬梁自缢,尽管柳荷生前未流露出任何轻生的迹象,但由于死亡现场没有挣扎和打斗过的痕迹,后来捕快以自殺作为结案。

二十天前,即柳荷自缢的十天后,又一名颇受恩客欢迎的艶妓兰芝在房内上吊自尽,死状与柳荷相似。

兰芝之死带来的影响,并未像上次柳荷那样悄然无声地平息。慕香楼的老鸨卢娘担心此事影响慕香楼风评,又认为两人自尽存在一些疑点,便花钱请数名修仙人士探查慕香楼内是否有妖魔鬼怪在作祟。

结果一无所获,那些修仙者都认定没有怪力乱神的现象。

不幸接踵而至,十天前出现了第三名自杀者。此次死去的妓女是仅次于头牌花魁的红人,名叫若舞,她亦是在自己的房内上吊而死。自缢案接二连三地发生,卢娘再也压不住消息,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慕香楼在某些人眼里成了晦气之地,一夕间营收下降了很多。

而今天距离若舞自尽又隔十天,想必慕香楼内的女子们皆会揣揣不安吧,生怕下一个“自尽”的名额会轮到自己。

“如今卢娘仍在邀请修仙者们来调查自缢案,并许诺若能水落石出,将会拱手奉上十两黄金作为谢礼。在场诸位如有能耐,不妨去慕香楼试上一试。”话到此句,说书老人拍了一下手里的檀板,以此结束这段怪事。

在场的茶客听完后,或轻声唏嘘,或沉默思索。

此时坐在西北侧靠墙位置上的一名作男装打扮的少女,摸了一下自己干瘪的钱袋,从中取出最后一枚铜板结了茶水钱,起身离开茶馆。

闹市大街上,身无分文的丁梦珂正在往慕香楼走去。

丁梦珂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她不仅是一个钱袋空空的穷光蛋,还是一个失忆人士。

今日清晨,既饿又渴的她在昭甲城附近的荒郊地上醒来,然后发现自己竟忘记了近乎全部的前尘往事,就连“丁梦珂”这三个字,也是她为了方便称呼而给自己新取的名字。

脑海中残存的唯一片段,是一场凶猛的大火,以及某个男人对她的残忍侵犯。她已无法记起施暴者的长相,每每试图去回想时,喉咙都欲反酸作呕,心里同时生起一股憎恨。

毋庸置疑,她恨那个男人。

除了脑海里仅剩的记忆碎片,另一个可能有利于恢复记忆的线索,就是钱袋里的那张纸条。

那张小纸条上写着“慕香楼”,看起来像是一处地点。

这是谁写的?为何会放进钱袋里?

丁梦珂思索片刻,接着从枯树上折了一条树枝,在土地上一笔一划地写出“慕香楼”,再与纸条上的字迹做对比,发现笔迹极为相似。

笔迹高度相似,那么这张纸条有极大概率是由失忆前的自己所写,至于为何要写这纸条……丁梦珂一时之间也猜不出原因,只能决定去找纸条上所写的“慕香楼”。

或许慕香楼这个地方,会存在能帮助她恢复记忆的蛛丝马迹。

不幸中的万幸,她来到了毗邻荒野的昭甲城,先是花一文钱买了张葱油饼,又进到茶馆里点了一壶最廉价的茶水,接着偶然听到茶馆内的说书老人讲了慕香楼内发生的自缢案。

必须去看看。

不仅是为了寻找恢复记忆的线索,也是为了今后的饭钱——若能查出真相,老鸨会献上十两黄金。

“这位客官,您点了一壶特价绿茶,共计一文钱。”店小二站在茶桌边,熟练地要账。

丁梦珂肉疼地把最后一枚铜板交给店小二,步履艰难地走出茶馆。

行走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丁梦珂在大街左侧看到一座三层高、挂着十多个红灯笼的楼宇。一楼门前的牌匾上,大书着“慕香楼”三个字。

这里就是慕香楼。

慕香楼门前,有两名身姿曼妙的风尘女在招揽客人。其中一个戴着朱钗、脸蛋圆润的妓女看到走过来的丁梦珂,便扭着水蛇般的腰肢向丁梦珂靠近,脸上浮起歉意,“烦请姑娘留步,慕香楼不接待女客。”

即便慕香楼肯接待女客,我也没钱进啊。丁梦珂一边在心里自嘲,一边嘴上似沾了蜜般道:“我来贵处的目的,不为风月,而是为了保护姐姐。”对方的样子,看起来要比自己年长一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